Placeholder image

云裳广场舞招财进宝:科爾沁草原深處

招财进宝的字 www.uolfl.club 2019-11-18 來源:通遼日報

716600_wyf_1572939683188_s.jpg

716602_wyf_1572939485906_s.jpg

716604_wlty_1572939275954_s.jpg

717504_wyf_1573006486473_s.jpg

717505_wyf_1573006472495_s.jpg

車子穿行在橫跨草原腹地的一級公路,如一個迅速拉動的鏈匙,把被分成兩片的草原又緊密地咬合在一起,就好像結系起草原一襲寬大夏裝袍服的兩片衣襟。

這是從通遼去扎魯特的路上,是向著科爾沁草原深處的一次抵達。


8月的草原,滿眼是無邊的草色,奪人眼目,撼人心魄,清馨的香氣也似乎透過窗玻璃彌漫在車廂里,并且直達心底。在極遠的天空與大罕山結合處,漸漸模糊的景物幻化成氤氳浮動的嵐氣云霞,有線條清晰的耶穌光透過云隙射向山峰,為天地間增添了迷幻的色彩與神秘的氣息。

這是世界著名的一片原始草原,隨著人們的深入,處處都可以看到現代化與原始的鮮明對比:公路在草原上穿行。新型城鎮靠著天車的托舉在草原腹地崛起。煤礦轟轉的載重卡車和傳輸帶,貪婪地從地底挖掘草原已經窖藏密守了幾億年的黑金。遠處悠然的牛羊牧群,從5000多年以前游牧初興的歲月,舒緩地一直移動到今天。

自鳴得意的當代人,互相比拼著用各種頂級詞匯贊頌自己的恣意妄為。但是從敖包山上俯視,立刻就理解了什么叫作不知天高地厚。此時的草原更加廣闊,更加深遠,綠得更加令人迷醉。但是,遠去的高等級公路變成了纖細可憐的一線,城鎮礦區則好像孩子們搭的積木。在草原亙古的懷抱里,人們最多是在有限的歲月里賣弄某種小聰明,顯示一點淫技奇巧自娛自樂罷了。


同伴清楚地記得具體位置,疾馳的車子在路邊停了下來。當我們把當下的生活連同記憶一起暫時存放在車子里,交托公路代為保管,并且背向公路,面朝草原轉過身來的時候,我清晰地聽到時鐘鏗然有聲地一下子回撥了1200多年,定格在宋遼時期某一個以皇帝的年號紀元的八月。而當我們走下公路,走進綠草深處的時候,我們就已經進入了一段因傾頹而變成永久的歷史,一座在草原的懷抱里沉睡不醒的遼代城堡。

離路邊不遠的草地上立著一座不高的石碑,上面刻著的字是“譽州城”。

世界真靜,靜得可以清晰地聽到草棵里忽然飛出的百靈子翅膀扇動空氣“噗嚕嚕”的聲音,隨之那小精靈發出歡快的鳴叫,那是一串可以聽得見的幽靜。這正是那種追憶與憑吊的氛圍,那種隔空與那個時代的人們喁喁低語的氛圍,那種穿越時光隧道時的沉寂,沉寂到只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而腳步聲在濃密的綠草野花輕柔的撫摸下,已經變成似有似無的窸窸窣窣。

在西方遠古的神話中,萬能的神會把自己的愛女派駐到人間,化作一方水草豐美,文化昌隆,人們幸福的樂土。我不知道科爾沁草原是哪方神祇的女兒,但是我相信她一定出身名門,血脈高貴無比,因為她有不輸任何方域的美麗與豐饒,因此這里以及周邊西遼河流域的草原地帶,從至今尚難追索的久遠往古,就成為人類活動的一個重要區域,乃至于曾經引領中華文明。多年來,特別是近年來隨著城市與經濟帶的快速開發,越來越多的遠古文化遺存被從地下發掘出來,科爾沁草原的各個角落發掘出來的已經有幾百處,從舊石器時代開始,經過不同類型的新時期文化帶,一直延續到近現代,成為廣大深厚雜沓層疊的歷史文化積淀,經過整理以后的歷史脈絡以其代系分明,形態完備,文物豐富而舉世罕匹。

這里曾經是匈奴、羯、氐、鮮卑、契丹、滿、蒙各北方民族游牧爭逐的地方,中原人物文化也廣泛而悠久地進入這里。就是在腳下的這片綠草上,他們糾纏交融此消彼長,演出了一幕幕驚天動地山河失色的歷史大劇。但是連天的殺聲,并不比鳥雀的啁啾在空氣中留存得久遠;馳逐的金戈鐵馬,如血殘陽中戰場上遍布的旌旗刀戟人馬尸骸,在后來的榮枯轉換中湮沒無影;金帳華堂堅城湯池,在風雨的磨蝕中都化為塵土。

歷史也是易碎品,現在看到的歷史應該都是殘片,往往缺失的部分正是最為恢宏富麗的華彩部分,而地下發掘出來的,只不過是真實歷史的佩飾與符號標記,盡管它們也是那樣地令我們目迷神奪。

遺跡是歷史長途中荒廢的驛站,廣闊的空間,久遠的時間在這一點契合,形成了一個坐標,指引著我們以今視昔,接引我們的心智與目光,從當下暫時移開,在它身邊駐足小憩之后,繼續去追尋歷史的起點。

在離這里不遠靠近扎魯特旗旗治所在地魯北鎮的一片坡地草原,有一處近年來的重要發掘:南寶力皋吐新石器時代遺跡,被評為2011年中國考古十大新發現之一。我們曾經在現場的考古學家導引下進入發掘區。

從發掘區向下面看去,一片闊大的湖水在盛夏的驕陽下閃著耀眼的光芒,那該是哺育這里先民的生命之泉。這一片區域有1萬多平方米,是一個巨大的先民聚落,但是究竟屬于哪個民族,從何處遷徙而來,又因何在一種很不正常的情況下突然消失寂滅,則尚茫不可考。這里發掘出來的先民遺骨與陪葬器物,包括大量精美的玉器都已經移入各級研究所與博物館,現場留下的是房屋地基、破碎的瓦灶、殘存的門墻等遺跡。

由于原始的生產力十分低下,當時的人類在大自然面前顯得卑微而無力,這從他們的聚落也可以很清楚地看出來。各個房舍之間的間隔很小,街路也極為狹窄。人們盡量靠近,可以互相獲取心理支撐,更可以把有限的力量最大限度地聚合起來,縮小自己的防衛圈。我們漫步于先民的狹窄街路,不請自來地進入他們的房間,盡量把腳步放輕,怕驚擾了他們悠遠的酣夢。只可遙望追懷的歷史,頓時成為眼前腳下真實的存在,比文字還要久遠的時間,縮短為近在咫尺的對視,心里的惶惑不是一般的恍如隔世所能形容的,5500年的時差怎么也倒不過來?;毓啡ッ邢噶搜劬?,看著八月草原上正在燦爛起來的朝陽,想象她當年也一樣照耀著剛剛走出穴居家門的先民,真的一下子辨不清此時何時,此身何處。


發掘出的那片遺址,已經揭去了覆蓋在它身上千萬年的神秘面紗,留下的更多是冰冷確鑿的文物,以及需要考古學家皓首窮經縝密考證辨識的歷史課題。作為寫作者,我似乎更喜歡腳下的譽州古城,因為這里有濃密的蔓草,小心地守護著一段未被驚擾的秘密,更加如夢似幻,有更開闊的讓思想自由馳騁的天空,而滋蔓地游走于真實與想象的邊際。

這處遺址位于扎魯特旗巴雅爾吐胡碩蘇木別日木吐嘎查東北3公里處,按此方位核諸《遼史地理志》投下州條所載“豫州,橫帳陳王牧地,南至上京三百里,戶五百”,“譽州”當為“豫州”,同音異字。據資料所載,古城長方形,呈西北東南向,周長三里,暗合中原“三里之城,七里之郭”的舊制。南、北、西和東北角各開一門。城墻保存完整,城內建筑遺跡很多,城址東北角有一座廟宇遺址。城外西北距北墻約50米處有一遺址,上面的偏東部有一個高大的圓形土堆,土堆上有大量的磚塊、瓷片、彩釉陶殘片等遺物。

遼豫州主人陳王出身橫帳,《遼史》載:“德祖之元子是太祖天皇帝,謂之橫帳”,“為宗室之尤貴者”??杉嵴食巒跤ξ謔頁稍?。而經考古專家考證,遼有8位陳王,最有可能是遼代貴族韓德崇及韓制心父子。

這里未經大規???,廣闊的古城遺址上,任由綠草野花高高低低恣意隨性地生長。遙想當年,草原默默地注視著這個塞外極邊城堡的生成,無數汗流浹背赤身露膊的漢子們,經年累月,把君王的野心,將士的熱血,百姓安居的渴望,攪拌在腳下的泥土里,合著木石磚瓦堆砌起雄視四野八荒的兵營戰壘與繁華王城。草原退避到遠遠的周邊,把城堡鏑矢與足力能夠到達的地方,都讓出來做它的兵道馬場與市廛街墟。

自古以來,馬背民族與草原有一種臍帶相連般的血脈相通和心靈默契,對草原有一種生死不渝的依賴與崇敬。最偉大的可汗統帥,包括成吉思汗,曾經死后千里萬里也要把遺骸運回草原,那里才是他們可以相托身軀和靈魂的地方。他們不會以任何地面標志顯示自己高出哪怕最柔弱的小草,而是謙卑地把自己,包括在人世間的全部榮耀,他世的全部寄托,都埋藏在草原深處,把高貴的骨骼埋植成青草發達的根系,細心地清理掉自己留在草原身上的所有皺褶印跡,從而得到最終的歸宿和永遠的庇佑。而草原也會敞開懷抱,深情地接納自己的游子,歲歲年年享之以鮮花新綠。

所以,當城堡在歷史的烽煙中溶蝕坍塌,狼藉一片的時候,草原又來到它的身邊,用無邊綠草把它嚴密地覆蓋,細密地掩藏起它的破敗與荒蕪。草原只用春天里一次深情的回眸,就撫平了上百年繁華落盡之后留下的歷史創傷。此時再來吟哦“天高地迥,覺宇宙之無窮;興盡悲來,識盈虛之有數”,就有了不曾有過的世事滄桑的感悟,與臨風浩嘆的況味。


在一道被雨水沖刷出來的小溝旁,我拂去已經干涸的泥土,挖出一小塊陶片,我想用全部的感官去感知它。我把它握在手中,真切地觸摸到歷史的質感與弧度。我嗅了一下,那是一種在久遠的年代里塵封的氣息。我努力尋找文字符號,希望能以我有限的知識窺破一點先民留下的信息。但是我只看到陶片壁上紋理分明的編織物遺痕。

它也許從破碎的那一天起,就靜靜地遺落在這個地方,而我是一個偶然經過的匆匆過客。是什么機緣使我在汗漫的歷史遺存中看到了它,并且把它從千年的睡眠中抽離出來,與它有了如此切近的對視?它原來是怎樣的器物?有何功用?在什么情況下跌落粉碎?當時的人們又是怎樣的一種生活場景?陶片當然不可能告訴我,或者它的述說我完全不解,對于我,這些還都是渺不可尋的迷。

此時我倒有些羨慕那些考古學家了。他們憑借著自己的專業知識,可以更清晰地描摹出當時人們的衣履行狀,還原城郭舊貌日常生活。

渴望了解是一種心癮,就像來到一個原來完全陌生的城市,走進了那里的街市,接近了那里的人們,自然就與此地有了交集,有了更深入了解的強烈愿望,愿望不能達到便會有某種心癢難搔的焦慮。但是破解這種焦慮也只能留待來日。

我在草地上采摘了野草與紅藍白紫各色野花,用馬蓮草把它們捆扎成五色斑斕的一束,恭敬地擺放在古城廢墟可能是祭壇的地方,以此向先人們表達敬意與問候,以及對于驚擾了他們的歉意。

起身四顧的時候,草原又回到眼底心頭,她一直鋪展到天上,滿眼是輝煌的綠。陽光云影為她涂抹上幻動的陰晴,濃淡的色塊。有風吹過,在草尖上追逐閃跳的光點,把草原在晨光中梳理妥帖的頭發吹拂得紛披飛揚。草浪翻卷,一路搖簸著起起伏伏,鋪展著蒼蒼莽莽,漫伸著無邊無際,托舉著發出細碎笑語的萋萋芳草顫顫花枝直到天上去嬉鬧,與艷陽晴空接談絮語,與云朵天風耳鬢廝磨。

而那是多么綠的草原,多么嬌艷的陽光,多么湛藍的晴空,多么潔白的云朵,多么溫柔的夏季風??!

唯有她們,才是真正的永恒。

文/鄭學仁

圖片/張啟民

  責任編輯:沃婉晴



新聞熱線:0475-8218711 8218681

廣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歡迎關注中國通遼網官方微博微信

竭盡全力為您呈現最新鮮、最本土的新聞熱點,同時隨時接受百姓提供的各類新聞線索、互動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動的橋梁。

中國通遼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招财进宝的字


集卡车队赚钱吗 保险公司投资什么赚钱 在厂区开超市赚钱吗 广西快乐10分开奖号码 免费刷视频赚钱的软件哪个好用 ff14 4.0 如何赚钱 奔驰宝马游戏下载中心 那些手机游戏能赚钱的 极速十一选五手机版 2019古剑奇谭网络版好赚钱吗 仙三外传赚钱方式 极速11选5平台 秒速时时彩彩可靠吗 芒果网赚钱app 竞彩足球比分中大奖 金满贯彩票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