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ceholder image

仙剑招财进宝符在什么地方领取奖励:《野狼》節選

招财进宝的字 www.uolfl.club 2018-03-07 來源:

  科爾沁文化政府獎文學類作品欣賞

  作家許廷旺的長篇小說《野狼》榮獲首屆科爾沁文化政府獎:

 許廷旺,第30屆魯迅文學院中青年作家高級研討班(兒童文學作家班)學員,1971年出生。于2003年開始兒童文學創作。創作題材廣泛,曾創作幻想小說、校園幽默小說、偵探小說、冒險小說和動物小說。在上百種刊物上發表500余篇兒童文學作品,出版長篇小說近百部,500多萬的文字。塑造的“林不幾”“余曉魯”“周大齊”等人物形象深受小讀者的喜愛,在小讀者中產生了廣泛影響。小說《五等小站》(原名《丑狗》)曾獲第九屆兒童文學擂臺賽銅獎。小說《毛陶的暑斯生活》獲《讀友》征文優秀獎。偵探小說《雕塑上的魔咒》獲《坊友》全國征文優秀獎。有科幻小說獲《智慧少年》征文獎。有幾十篇作品入選各種文集和年度優秀兒童文學作品選。有作品入選《意林》《格言》等名刊?!洞蟛蕕欏肥楦迦胙」沂逯氐慍靄嫦钅?。動物小說《山地羊軍》《少年棋王》入選農村書屋工程?!陡臚鹺旃凇啡胙〗瘴尬祿櫚暉萍鍪檳?。動物小說《頭羊》《火狐》《消逝的狼群》被翻譯成阿拉伯文。


《野狼》節選 

 出洞

  幼崽制伏野豬崽后,杭蓋再也想不出來既能培養幼崽格斗能力,又可以充當食物的獵物了。從這以后,幼崽就生活在饑餓與半饑餓中。饑餓能讓幼崽保持強壯的體魄,又能保持旺盛的精力,格斗起來才會最勇敢,最兇悍,也最狠毒。果然,處在饑餓中的幼崽吼聲如雷,彈跳功夫驚人。因一時疏忽,杭蓋忘了用石頭壓住洞口,三頭強壯的幼崽險些離開山洞。

  幼崽出生一年后,離開了山洞。

  杭蓋移開一號洞口上的石頭,“呼”,幼崽探出身子,整個身子塞滿了洞口。杭蓋抬腿就是一腳踹在幼崽身上。這一腳踹得結結實實,幼崽被踹痛了,一聲怒吼。杭蓋二話沒說,掄起手臂粗的榆木棒子劈頭蓋臉砸了下去。幼崽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什么是疼痛,也不知道躲避,任憑榆木棒子落在身上。它甩動大頭,張開大嘴,撲向杭蓋。杭蓋不敢怠慢,再次揮棒砸去。幼崽眼疾口快,張嘴咬住棒子,杭蓋往后一拉,“騰”,幼崽借機離開了山洞。

  這頭幼崽無論體型,還是被毛顏色,都像大犬旭日干的翻版。它的身材已接近成年大犬,被毛漆黑,紛長凌亂。目光中閃動著兩團火焰,如兩團復仇的火焰。杭蓋給幼崽起了個恰如其分的名字——“烏西葉”

  “烏西葉”在蒙古語里是“復仇”的意思。

  幼崽烏西葉驚喜地打量著周圍,漸漸地,一臉茫然。幼崽從小就生活在石洞里,幾乎與世隔絕,每日見到的只有杭蓋。當幼崽置身一個偌大的陌生環境中,對杭蓋產生了深深的依戀。盡管烏西葉剛剛經歷了杭蓋的毒打,可在第一時間里,它卻搖頭晃腦地向杭蓋示好。

  杭蓋走向二號山洞時,幼崽烏西葉悄悄地跟在身后。

  二號山洞的幼崽沒等杭蓋移走石頭,就迫不及待地把頭探了出來。杭蓋飛起一腳,幼崽身子一趔趄,前肢和大頭扒住洞口,幼崽發出一聲不滿的吼叫。杭蓋惱羞成怒,揮起木棒砸在幼崽身上,幼崽一聲慘叫,跌進山洞。

  幼崽烏西葉不安地看著杭蓋,二號山洞幼崽一探頭時,幼崽烏西葉急匆匆地跑了過去,終于見到伙伴了!盡管此前,幼崽烏西葉已經熟悉了伙伴的吼聲,但被困在山洞里,每個伙伴都顯得那么神秘,相見那一刻,親切與好感取代了神秘,想不到卻被眼前這個高大男人破壞掉了。

  幼崽烏西葉畏懼地看了杭蓋一眼,湊到洞口,注視著洞里的伙伴。

  杭蓋走到三號洞口前,三號山洞的幼崽比前兩個幼崽還要機敏,沒等杭蓋第二次舉起榆木棒子,已置身地面上了。與前兩個幼崽相比,三號山洞幼崽少挨了一棒,不過,前面的一腳一棒卻是實實在在的。杭蓋似乎知道這頭幼崽機智靈敏,一腳一棒的懲罰格外用力。但三號幼崽像什么也沒有發生似的,走到幼崽烏西葉身邊,嘴巴與嘴巴湊到一起,嗅聞著,隨后脖頸纏繞。

  這仍是一頭大型幼崽,只不過幼崽的被毛混合了大犬旭日干、狼的被毛顏色,是一種雜色。幼崽有高挑的四肢,緊湊的身子,修長的脖頸。從剛才的反應來看,幼崽機智靈敏,善于搏斗,不會有幼崽超過它。

  杭蓋喜不自禁,給幼崽起名“查黑干”。

  “查黑干”在蒙古語里是“閃電”的意思。

  來到地面上的幼崽烏西葉、查黑干發出歡快的吼叫,它們以地面主人的身份迎接來自山洞的伙伴。幼崽從山洞來到地面絕沒有那么容易,首先要經過杭蓋這一關,這一關也很簡單,只要幼崽能禁得起一腳兩棒,就可以離開山洞。一腳兩棒是實實在在地毒打,如果它們在短短的這一刻能夠抵抗住毒打,就說明有能力離開山洞。

  毒打還有另一層含意:要絕對地服眾杭蓋。

  幼崽離開山洞的剎那間,就像經歷了一次九死一生。杭蓋面露殺氣和接踵而來的毒打,深深地印在幼崽的大腦里,直到多年以后,幼崽都無法忘記。

  接下來幼崽的表現大不如人意,它們不是被杭蓋一腳踢回山洞,就是架不住一記榆木棒子的毒打,狼狽地跌回到山洞里。

  最后,杭蓋來到九號山洞前。毒打引起的慘叫聲大大影響了九號山洞幼崽的情緒,但恰恰相反,幼崽不僅沒有害怕,而且連連吼叫,吼聲一浪高過一浪。幼崽蹦跳著,興奮極了,好像要沖出去,接受棍棒的洗理。

  幼崽是從洞口里硬擠出來的。移走石頭,揮棒擊向幼崽消耗了杭蓋太多的體力,在他勉強移開巨石時,幼崽強行擠了出來。即使這樣,幼崽仍避免不了一腳猛踹。杭蓋明顯感覺到,這一腳就像踢在石頭上,硬邦邦的。他懷疑忙中出錯,踢在石頭上了,低頭一看,暗暗吃驚,幼崽安然無恙。因移開的巨石有限,空間也有限,幼崽正用力地向外移動著。

  杭蓋二話沒說,抓住榆木棒子,劈頭蓋臉砸了下去。榆木棒子落在幼崽身上,幼崽哼叫一聲,仿佛撓癢癢。毒打絲毫沒有阻止幼崽的行動,昂著大頭,掙扎著。杭蓋眼前一亮,再次舉起了榆木棒子,棒子落下去時,杭蓋手輕輕一偏,榆木棒子緊擦著幼崽的頭部飛了過去。

  杭蓋不忍心一記毒打給幼崽造成不必要的損傷,這可是他的復仇工具??!

  眼前的幼崽比所有的幼崽都魁梧,如果不是杭蓋親眼所見,誤以為這是一頭成年的大型猛犬。幼崽不僅高大威武,而且英俊,一身密而長的被毛像綢緞似的披在身上。狹窄、骯臟的空間大大形影了它的形象,但不失一種俊美,大大的雙眼,明亮的目光,碩大的頭顱……讓人喜不自禁。幼崽抬起頭,長時間注視著杭蓋,雖剛剛經歷了毒打,但這絲毫不影響它對杭蓋的好感。

  杭蓋給幼崽起了個響當當的名字——“敖勞”。

  “敖勞”在蒙古語里是“山岳”的意思。

  第一輪,只有三頭強壯、機敏的幼崽離開了山洞。

  洞口依然為幼崽敞開著,沒有食物,只有魔鬼似的毒打。在此之前,幼崽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進食了,饑餓和地面上的伙伴吸引著幼崽前仆后繼地攀上洞口。從洞底到洞口,對幼崽來說不是難事,但它們是否能離開山洞,就看它們能否禁得住一腳兩棒的毒打。盡管這種毒打在數量上不占優勢,可毒打帶來的疼痛卻是刻骨銘心的。一時間,住地上空回蕩著幼崽近乎絕望的嚎叫。嚎叫持續時間之久,嚎叫之慘烈超出了想象。嚎叫聲中夾雜著沉悶得如同木棒敲擊大鼓的響聲。

  嚎叫令住地附近的小動物魂飛魄散,清一色停下各種動作,甚至包括追殺與被追殺這種危及生命的行為,紛紛舉起頭,觀望四周,尋找恐怖聲音的來源。它們很快弄明白恐怖聲音來源的方向,更清楚那里發生了什么,甚至想到災難將要殃及到自身,隨后如閃電似的鉆進草叢。從草叢里傳來驚人的“刷刷刷”的逃遁聲。

  毒打令來到地面上的三頭幼崽極度的恐慌,最初它們還心不在焉地走動著,仿佛眼前發生的一切跟它們沒有任何關系。很快,不適代替了無所謂。又因為毒打持續時間之長,之殘酷,不適被無限地放大,最終被恐慌代替了。三頭幼崽低垂著頭,弓著身子,湊到一起,喉嚨里發出斷斷續續地吟叫,目光不時地瞄向杭蓋那里。

  說來也怪,幼崽離開山洞,又遭遇如此的慘景,竟然沒有離開住地的意思,更沒有遠遁的想法。

幼崽從小與世隔絕的生活在山洞里,注定它們無比強大的同時,也注定它們無比的孤單。它們本應在認識這個世界時,卻被送入黑黢黢的山洞,體驗到的是恐懼、黑暗、孤獨、饑餓……當它們突然來到這個世界,顯得是那么的茫然無知,茫然無從,對魔鬼杭蓋產生了深深的依戀,甚至對黑糊糊的山洞也產生了無法說清的好感。當天,離開山洞的幼崽無法找到舒適的過夜之處,又不約而同地回到了山洞里。以至后來很長時間里,有幾頭幼崽無法適應皎潔的月光,不敢入睡,再次跑回到山洞里。

  一年的山洞生活和一心想著復仇的杭蓋破壞掉了這些幼崽身上的很多品質。

  又有兩頭幼崽離開了山洞。

  兩頭幼崽顧不得火燒火燎地疼痛,奔向三頭幼崽,長時間嗅聞著,久久不愿散去。這本應該早早享受到的團聚,早早就能表現出來的親昵動作,整整被往后退遲了一年的時光。即使像嗅聞這種親昵的動作,幼崽表現得也是那么的笨拙。

  每天,住地都上演著毒打與被毒打的一幕。杭蓋似乎很樂于這項運動,他可以不吃飯,不睡覺,不知疲倦地來往于每個洞口之間??瓷先?,他高大的身材顯得過于蠢笨,可事實并非如此,他行動起來,身手靈敏,榆木棒子就像長了眼睛,來去自如,準確無誤地落在幼崽身上。

  越是出洞晚的幼崽,越是遭到更多更殘酷的毒打。杭蓋執行起來一點兒不含糊,他要讓幼崽明白,你不夠強大,就理應遭到毒打;如果你夠強大,遭遇毒打的就不是你。

  最后一個離開山洞的幼崽來自于八號洞。

  八號山洞的幼崽其貌不揚,與其他幼崽相比,身材瘦小,被毛雜亂,目光狡黠。

  杭蓋給幼崽起了一個灰溜溜的名字——“毛依罕”。

  “毛伊罕”在蒙古語里是“丑丫頭”的意思。

  九頭幼崽中,遭受最多毒打的就是幼崽毛伊罕了。同時,它也煉就了豐富的對付杭蓋的經驗。幼崽毛伊罕一探頭,杭蓋的大腳就飛了過去。杭蓋憨性十足,絕對先是一腳,然后再是兩記榆木棒子,程序上絲毫不亂。幼崽毛伊罕心中有數,“倏”,身子退回到山洞里。杭蓋踢空了,差點兒折進山洞。幼崽毛伊罕再一縱身,出現在洞口。杭蓋揮棒砸下去,動作與之前相比,缺少了流暢,木棒又砸空了。幼崽毛伊罕再次退回到洞里。杭蓋“噗哧”一聲,笑了。就在這時,幼崽毛伊罕躥出洞口。

幼崽毛伊罕再一次智取,躲過了對它來說無疑于越不過的鬼門關——榆木棒子。

  現在,九頭幼崽都離開了山洞,它們沒有奔跑,也沒有逃離,而是齊刷刷地聚在一起,呆頭呆腦地注視著魔鬼杭蓋。


  責任編輯:蘇倫高娃



新聞熱線:0475-8218711 8218681

廣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歡迎關注中國通遼網官方微博微信

竭盡全力為您呈現最新鮮、最本土的新聞熱點,同時隨時接受百姓提供的各類新聞線索、互動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動的橋梁。

中國通遼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招财进宝的字